偷梁换柱斩魏延

分类:主页 > 历史故事 >

偷梁换柱斩魏延
 

魏忠贤是在时期的炎黄子孙的领袖。他利用皇帝的昏庸统治国家事务20多年,搞任人唯亲,贪污受贿,以致国家衰败,百姓怨声载道。当魏忠贤的权力达到顶峰时,朱由校突然去世了。由于朱由校没有孩子,他的弟弟朱由检继承了王位,进入了崇祯皇帝的时代。崇祯皇帝早就对魏忠贤的飞扬跋扈深感不满。登基后不久,被贬为罪,流放安徽凤阳守护明朝皇祖墓。

刑部官员都知道魏忠贤根基雄厚,党羽几乎遍布全国。为了防止路上发生意外,在接到皇帝的旨意时,专门指派了一位能干的武官梁天硕护送魏忠贤。北京消防营队长梁天硕聪明机敏。接到任务后,他带领50名士兵乘坐囚车上路。

尽管夏天天气炎热,梁天硕还是不敢大意。毕竟犯人不是一般的罪犯,而是曾经显赫一时的九岁少年。一旦他追随自己的亲信,劫持了囚犯,他就永远承担不起这个责任。梁天硕痛恨前朝奸臣,很想在路上维护民意,结果导致了他的性命,但皇帝的旨意是判他犯迁徙罪,而不是处死他。梁天硕作为军营里的小武官,必须听从上级的命令。他不仅要照顾好魏忠贤,还要让他在路上平白无故的死去。因此,一路上,他都是亲力亲为,小心翼翼地守护着囚车。

这一天,当车队抵达河南商城时,驻扎在这里的乔总兵派人在路上等他们,并派梁天硕等人去见县长。乔将军为官兵们准备了一顿丰盛的宴席,并告诉梁天硕,最近这一带土匪猖獗,甚至大白天抢劫杀害官兵。为了保证护送囚车的车队顺利通过商场的边界,乔连长派了一个名叫孙的中尉陪同300军士,并告诉他遇到什么事要和梁天朔商量。梁天硕不想被激怒,但还是点头答应了。

离开县城后,车队缓缓前行了两天,来到了一个山高林密的山区。孙告诉梁天硕,这个地方叫,一直是绿林好汉出没的地方。在黄凤玲之后,它不再属于商场的管辖范围,所以他可以带领原本属于商场的士兵回到乔的总兵那里找工作。梁天硕听了孙的话,命令所有人都鞠躬,拔出刀来,准备防备土匪袭击。孙中尉遥遥领先,睁大眼睛盯着远处的动静。

当傍晚的最后一点夕阳在地平线上渐渐褪去的时候,一股强风在山上吹来,然后空气就像浓得无法溶解的墨水一样漆黑,预示着一场阵雨即将来临。孙抬头看了看天空,见自己的士兵都累了,就对梁天朔说,这一夜无论如何也翻不了,不如找个合适的地方扎营避雨。梁天硕知道他们走了一天陡峭的山路,该休息了。他皱着眉头问孙:“前面没有村,以后也没有店。哪里露营最好?”孙回答说:“梁请你放心,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前面不远处有一座山寺。我们为什么不在那里过夜呢?”

他们走了不到半英里,深山洼地里隐约出现了一座寺庙。当他走近时,梁天硕不禁感到失望。山门上虽留有“白龙寺”二字,但显然是废弃的古寺,墙皮斑驳,瓦缝杂草丛生。见此情形,只得将孙多年前与乔总兵路过寺中的经过,一一细说。当时庙里还有很多和尚。可能是因为土匪太凶

梁天硕和孙走进庙里巡视了一番。看到房子破了,他们几乎无法躲避风雨,他们命令士兵们在寺庙里过夜。经过协商,为了不让魏忠贤生病淋雨而死,两人把他从囚车中带出来,暂时关押在寺庙后院的一个小房子里,并从北京派出两名士兵照顾他。

然而,当夜夜半雨停,睡在一间房里的梁天硕、孙,忽然听得殿外杀声一片,接着有人冲了进来,说有一伙强盗来骚扰他们。孙听了,大怒道:“贼胆贼胆,敢惹重兵。”说集合队伍去战斗。

梁天硕看到商场的军士们急于与土匪一争高下,怎么可能看的出其中的乐趣?他率领他的几十名士兵,大喊一声,冲出了庙门。庙外最多也就四五十个土匪,在官兵的猛烈攻击下迅速逃离。官军追了一程后,看见土匪钻到山里去了,梁天硕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让孙停止追赶,说自己的任务不是剿匪,而是护送俘虏。孙认为梁天朔的提醒很有道理,带领队伍赶回白龙寺。却发现守卫魏忠贤的两个士兵被杀,小屋空无一人。显然,魏忠贤已经获救了。

“我们一定是被土匪抓住了!”孙中尉恼怒地连连跺脚。梁天硕观察到庙后的湿泥上有一些凌乱的脚印,又想到魏忠贤平时养尊处优,就是有人要跟他跑才能逃走,所以一定不能走太远,要在短半径内追。孙点头答应,命军士点起火把,仔细搜索。

梁天硕带人来到一条河沟附近,眼尖的士兵看到岸边躺着一具尸体。到了人群里看到火光的时候,逃出来的是魏忠贤,只一丝不挂,满脸是血,胸口被深深戳了几下,还在往外流血。尸体旁边,还写着一行写着血的歉疚外衣:“魏忠贤老贼,我本来要带你去坟前开墓祭祖,可是官兵赶了过来,我只好在这里杀了你的狗,报天下之仇!”

赶到现场的梁天硕、孙、忍不住骂了一声“不好”。如果法院责备他们,他们两个都会吃不了兜着走。为了保住官位,两人被迫结盟,任何一方都不会透露魏忠贤被绿林人杀害的消息。为了玩这个把戏,梁天硕继续扣留着空囚犯

车前行,等到了凤阳后再想法打点负责管理皇陵的官员,以瞒过朝廷。

孙副将与梁天硕分手后,带领部下回到县城向乔总兵交差。当他得意洋洋地汇报完整个经过时,乔总兵不禁大喜,连声夸赞孙副将此计甚妙。其实,乔总兵当初本是魏忠贤手下走卒,靠着主子的庇护做了堂堂二品总兵。魏忠贤素有谋国篡位的野心,利用手中权势把一大批党羽分派到全国各地做带兵武官,以期有一天里应外合,推倒大明皇帝,取而代之。现今魏忠贤虽然倒台,但乔总兵等死党贼心不死,暗中串联,准备起兵造反。当听说他们的主子魏忠贤被朝廷钦差押解至凤阳看守皇陵时,便企图在半路上拦截。由于反叛时机尚不成熟,乔总兵不敢公开劫囚车救人,便找来亲信孙副将商量。孙副将出了一个偷梁换柱的主意,那就是表面上出兵协同保护钦差队伍,暗中却派人冒充土匪骚扰白龙庙,引开梁天硕等人,另选两名武艺出众的心腹趁机潜入庙内,杀死看管士兵,救出魏忠贤,并帮他一起逃往指定地点。为了制造魏忠贤已死的假象,孙副将还特意从牢中挑了一名体貌酷似魏忠贤的罪犯,将其杀死在河岸边,并留下血书。

然而,乔总兵和孙副将没高兴多长时间,就困惑起来。他们派人去指定地点接魏忠贤时,不仅没有见到他的影子,而且连那两个心腹杀手也失踪了。正在两人万分诧异之际,崇祯帝传下紧急谕旨,赐令魏忠贤自尽。已经到达安徽宿州的钦差梁天硕秉承圣意,与地方官一起将魏忠贤用毒酒鸩死,并且公开暴尸三日,以告示天下。

当乔总兵想方设法搞清楚被梁天硕处死的囚犯真的是魏忠贤时,不由得勃然大怒,狠狠地扇了孙副将几个耳光,斥责他办事不力。孙副将满腹疑惑:明明自己的计划实施得很顺利,怎么会是这样一个结果呢?

半个月后,当乔总兵正在加紧策划叛乱造反时,出乎意料地收到朝廷公文,准备提拔他做巡抚,要求他立即进京向皇上谢恩。乔总兵不禁喜忧参半,喜的是当上封疆大吏可以壮大实力,将来就更有把握推翻朝廷;忧的是远离老巢进入北京,一旦朝廷设下圈套,那么自己就是自投罗网。思来想去,乔总兵认为天高皇帝远,朝廷不可能知晓那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决定去京城走一遭。

乔总兵满心欢喜地做着如意美梦,谁知到了他上殿面君的那一天,突然刑部官员前来传达皇帝诏旨,以谋反罪把乔总兵逮捕严办。乔总兵情知上当,只好口口声声辩白自己是冤枉的。当他被押到刑部大堂时,他往上一看,不禁心虚得直冒冷汗,除了刑部主官,陪审的居然还有梁天硕。乔总兵起初死不认罪,但刑部主官吩咐把证人带上堂来,乔总兵定睛一看,再次傻了眼,证人竟然是自己曾经派去解救魏忠贤的两个武林高手。这两人被打得遍体鳞伤,跪到堂前哭拜道:“总兵大人,我们实在禁不住酷刑折磨,已把所有事情招供了。你就主动认罪,请求朝廷宽赦吧!”乔总兵见状脑袋嗡嗡作响,不由自主地瘫伏在地,磕头如捣蒜般地承认了所有罪行。

原来,朝廷早就对魏忠贤手下党羽乔总兵等人的谋反有所洞察,只是怕打草惊蛇,便由刑部官员委派梁天硕借押解囚车之机窥探乔总兵举动。梁天硕为保万无一失,挑了一个相貌同魏忠贤几乎一般无二的人扮成罪犯装于囚车中,暗中派另外几人押解真正的魏忠贤走另一条小路提前到达了宿州。乔总兵与部下孙副将的所作所为尽在梁天硕掌握之中,只是梁天硕故意不露声色地陪他们演戏罢了。乔总兵派出的两个武林高手杀死看管士兵救出“魏忠贤”后,反而被“魏忠贤”用计抓捕。为求得活命,两个家伙受刑后供认了一切。而就在乔总兵上当进京准备接受提拔之际,朝廷已秘密选派得力官员到达商城接管了他的兵权,并按照从乔府中搜出的叛乱者花名册,将魏忠贤党羽余孽一网打尽。

故事大全:标签大全

故事大全:热门故事

故事大全:推荐故事

友情链接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