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诗人的读书梦

分类:主页 > 历史故事 >

唐代诗人的读书梦
 

唐继承隋制,以科举取士,比以前的世袭制、取孝、方正、九品取士要先进得多。因为考官为学者提供了平等的机会,你怪谁考不上?但入京参加尚书省举行的进士考试,必须满足两个条件之一:要么是国子监、弘文馆、崇文馆的合格学生,要么是通过了“怀死”的人,也就是履历证。不用说,进士是很难考上的,也就是说,要考上以上两种资格中的一种,对很多人来说绝非易事。进士考试的考试内容也很复杂:一是“贴经”,考验对经书的熟悉程度;二是“墨意”,考验对经书事实的具体理解;三是“时事”,是汉代“政策质疑”的延续;四是“文艺”,写诗写赋,亲论抒赞(诗以韵为限)。在不同的年代,也有宰相的宫廷审判或皇帝的宫廷考试。以上各关均可记进士,意为“姬帝”。当时的进士考试是一年一次,报考人数上千,但是名额只有二三十个,很难考上。没有“白发死句”、写作能力和处理时事能力高的学者,永远考不上,甚至在考前没有一点名气和“讲评能力”,也不容易被人注意到。

为什么进士考起来那么难,却有那么多学者像断了命一样急于追?这是因为在当时,如果他们不走这条路,他们几乎没有其他的生活方式。在唐代,学者因其独立性而受到重视。当时,在政治权力层面上,除军阀制度和宦官制度外,中央各省、各部、各寺庙、审查站和北京政府机构,以及地方官员如刺史、县令、参军、程、魏、主簿等。都是学者承担的。这意味着,如果一个人没有学者的资格,他就不可能进入中央政府控制的政府系统,成为或大或小的官员,除非他是由皇帝任命或由大臣推荐。所以,考上了进士,就考上了未来,也就是拿到了进入仕途的准入证。如果考不上进士,现在和将来都是一片空白。所以当时的士人,几乎只有一种情结,却要一生中拿下进士。当时考进士是没有年龄限制的,以至于有些文人七十多岁还要考。唐昭宗时代的曹嵩等五人,都是70岁以上的老人,以新学第一,史称“五老榜”。这些人被录取后,除了“校书”、“正字法”之外,不能再派其他官员,但对他们来说,足以自慰一辈子。中国古代文人心中有一个梦想,那就是那个人所共有的“四种所有制”:“书自有金屋,书自有金印,书自有千粟,书自有颜如玉。”但是,这些“自资”,其实并不是自我放纵,而是有可能读到可以用书中得到的东西来换取进士称号,否则什么都没有。在唐代众多的诗人中,也有不为“四有”所动的人,如写“山遮白阳,海泄金河”的王之焕,写“春日早晨我醒得轻松,四周鸟鸣”的孟浩然,自称“东海渔父”的习覃等。但是在进进士门之前,很少有诗人鄙视进士这个称号。但是,有无数的学者,为了考进士,穷尽一生,以至于恨自己的志愿一辈子。

我们熟悉的很多诗人,都是那些曾经尝试过,却没能成就学者的人,这让他们苦了一辈子,也决定了他们的性格和

著名“审读”诗人贾岛多次参加进士考试,但屡次落榜。他很穷,大半辈子都要出家。他的诗《小鸟待在池边的树上,和尚敲月亮的门》里敲门的和尚,可能就是他自己。后来,他被推荐到唐玄宗,在四川省昌江县被授予主簿最后一品的职务,并接受文书事务。在为周浦思康参军后,他也是县长助理。在他加冕之后,他的家庭就破产了。他以诗歌作为寄托来表达自己的尴尬。每年年底除夕,把一年写的诗放在几箱上面,焚香膜拜。“我一年到头都在努力!”作为贫穷时的一点安慰。贾岛死时,家里只有一头病驴和一把古琴。常可军士们梦寐以求的“书中的四件物品”对他来说都是海市蜃楼。

贾岛考中进士失败,靠皇帝的玉玺优先授官。但是,实现了就没人反对了。一旦有人出来说什么,也会使中国的政令失效。诗人胡璋非常擅长诗歌,有时他有一个诗名。想考进士,不能专家推荐,也没有考试资格。但是他的诗流传很广,有很多知名的文章,比如宫人写的《不幸的《何满子》:“离她家一千里,有个宫女在这里住了这二十年。然而,问她这首歌,用它的前几个字,看看她如何试图抑制她的眼泪。”诗中多为量词,但量词的用词与血泪悲剧的严重程度密切相关,一写就在六宫传唱。这首诗的笔法和技巧在历史上是罕见的。当时具有很大政治、文化权威的使令狐楚非常欣赏许的人品和诗词,收诗三百首呈上朝廷,并以《题张祜诗册表》加以评论。评价里有一句话:“每一个五字制都包含六层意思。这几年,特级大师很多。我才闯荡江湖很久。研究了几个很苦的,像深度搜索。一代代推动,风格罕见。谨令汝作笔录,沿门立功,望傅玄归中书门下。”穆宗读胡璋的诗时无法下定决心。当时的圣旨是诗人的宰相元稹,皇帝征求他的意见。他说:“胡璋是一只小秃鹰,但他不能成为一个坚强的丈夫。如果奖品太刺激,会改变陛下的风格。”这个棒子扼杀了胡璋当官的机会,让胡璋万劫不复。早年不被白居易推荐,后被元稹封杀,使杜

牧甚是不平。杜牧为此在诗中说:“睫在眼前长不见,道非身外更何求?”“谁人得似张公子,千首诗轻万户侯。”话虽是如此说,但在以权力认定人的水平的社会里,谁大谁的意志就是标准。元代着《唐才子传》的辛文房,在说到元稹之行时非常愤怒:“忌贤妒能,迎户而噬。”认为元缜未等人家来到身边就张嘴咬人,实在是小人之行,致使张祜以处士身份在不得志的岁月里郁郁而终。

在诗人的进士梦里,有人以不信命运的精神愈挫愈奋,完全相信自己能考上。唐穆宗时的刘得仁就是其中之一。他本是唐室一位公主的儿子,他的兄弟们都以皇亲国戚的身份谋得要职,独有他要靠自己的能力仕进为官,不以关系挤占本属于别人的爵位。刘得仁的五言诗写得清莹有体,独步诗坛。他以自己的学养和诗才屡赴科场,考了三十年依然未得成功。他的诗才成了他诉说悲苦心情的能力。他自伤:“献赋多年客,低眉恨不前。”他希望眼前一切障视之物都能除去,“何当开此日,无物翳平川”。在《省试日上崔侍郎》诗中,几乎是向考官血泪一样地悲诉:“如病如痴三十秋,求名难得又难休。回看骨肉须堪耻,一着麻衣便白头。”由于他有这种功名自误的愧悔,历史上的相似事例也特别使他共鸣,以致在汉代找到了久闭长门宫的陈阿娇:“争得一人闻此怨,长门深夜有妍姝。早知雨露翻相误,只插荆钗嫁匹夫。”我们在这种人与我的双重对象化吟咏中,可以感到他的悔悟之情,恨憾当年的书生意气的自负,换来的是这样的结果。在刘得仁赍志以殁之后,在长安荐福寺挂单的江南诗僧栖白非常同情刘得仁的不幸,以诗悲悼其人:“思苦为死身到此,冰魂雪恨已难招。直教桂子落坟上,生得一枝恨始销。”其实,即使真的在刘得仁坟上为他种植几棵桂树,这位一生为进士考试而终无所得的诗人,也不会消解失落科场的无穷之恨。

在唐代考不上进士的诗人,除了对于考试内容的经典细读的不适应之外,还有另外的一些原因,这些原因是不公开的限制,但它会使应考的诗人不论专业卷答得多么好,也会被当局所删除。这其中有三个人是最显眼的,他们是方干、李贺、罗隐。

方干是晚唐大中年间的诗人,他幼有清才,其诗人们多有称誉。如同代人孙■论其诗“其秀也,仙蕊于常花;其鸣也,灵鼍于众响”。五代人王赞评其诗说:“镘肌涤骨,冰莹霞绚……丽不葩芬,苦不癯棘……词若未至,意已独往。”有笔不到意到的超越之妙。当时的诗人李频曾向他学诗,后来考上了进士。在李频及第后,他满怀感触地寄语他的学生:“弟子已折桂,先生犹卧云。”在方干屡试不第后,曾有浙东团练观察使王大年知其为人有操守,欲荐于朝廷,托中书舍人吴融草表上荐,可在议事过程中王大年却突然去世,荐举之事也作罢了。在方干名满江南、殁后十年时,有宰臣张文蔚奏请皇上对五位名儒不第者赐官以慰其魂,方干是其中之一。从朝廷这个举动中我们可以了解到,屡试不第的有名士子和诗人,他们的功名无就是当朝有愧,并会使他们死去成为冤魂。当然这对于那些考不上进士的名人是适用的,而一般的士人不论怎样含冤而殁,也不会引起宰臣与皇帝的半点怜惜。其实,方干十几次入闱而不被录取,还有一个他最初不知道的原因:他貌丑且是兔唇。这个生理缺陷,在他参加考试之后即被有司掌握,看到他的考试成绩也认为他有才,然而“才则才矣,不可与缺唇人科名;四夷所闻,为中原鲜士矣”。方干知道朝廷这个看法后,再也不自讨没趣了,遂回镜湖,在行吟醉卧中消磨难如人愿的余年。历史上有一个“死后识方干”的说法,出自清代袁枚的《随园诗话》中所记述的陈浦诗。陈浦诗才很好,学唐人能得神趣,但无人赏识,他投诗于袁枚求教,袁枚九年后才想起来读,虽发现陈诗不凡,但欲见其人却已去世。袁枚捧读陈浦的“放眼古今多少恨,可怜身后识方干”的诗句,深愧今日也是“识方干于死后”。总览历史,一个有才华的人在生前埋没而不为有司所发现,如玉埋荆山,是社会和其人的一个悲剧;而在死后被有司发现,为了遮掩当初有眼无珠的冷漠,而又欲得后来的发现之功,在他的名字上缀饰无数的花彩,总不免带有许多闹剧的味道。

1/212下一页尾页

故事大全:标签大全

故事大全:热门故事

故事大全:推荐故事

友情链接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