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

分类:主页 > 历史故事 >

江山
 

公元1689年,康熙帝第二次游江南,在扬州平山堂宫召见僧画家石涛。这次召唤师的历史记载大致如下:康熙一眼就认出了石涛,在众多召唤师中喊出了他的名字(大多是江南文化名人)。五年前,石涛被列入南京昌赣祠的名录,恰逢康熙第一次巡游江南,路过此祠。石涛和寺里的和尚迎接他,曾经见过康熙。康熙帝是天子,见过无数人如鲫鱼。记起一个只见过一面的人不容易。所以五年后,康熙认出石涛,叫出了他的名字,石涛受宠若惊,倍感荣幸。当场泼墨为康熙帝画了一幅《海晏河清图》,歌颂康熙帝和大清帝国的伟大功绩。还不止这些。召唤师后的晚上,石涛还是无法平静下来。他写了两首诗,再次颂扬康熙皇帝,记录了他受宠若惊、感激涕零的心情。

在中国绘画史上,这是一次著名的召唤,也是一次有争议的召唤。对于推崇康熙帝的人来说,他们认为这种召唤对石涛绘画技巧的提高起到了重要作用。因为之后石涛搭上了康熙的顺风车回京,作为皇帝的贵宾进入了北京的核心艺人圈,能够与王、王白石等当时的领军艺人比肩,大大提高了自己的见识,让他大开眼界,进而创作出了《搜尽奇峰打草稿》这样的惊艳之作。正是因为这次会面,石涛去了一趟北京,证明了自己的技能,获得了真正的自信。结果,他回到扬州后,画风大变,成为中国古代一位伟大的画家。对于恨清帝恨满清的人来说,前朝靖江大明王朱寿潜的第十个孙子石涛在这次召唤兽中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亡国之痛和故土之念,而是对康熙皇帝心存感激,俯首称臣,竭力奉承。满清帝国夺取了大明的江山。石涛作为大明皇族的后裔,亲自将《海晏河清图》赠送给康熙皇帝。他不是明明承认祖先没管理好江山吗?才在于大庆易手,在新朝皇帝手里,天下太平清了?石涛这样做简直是丢祖宗的脸!这样无耻无良的人怎么配得上大画家的称号?

这个论点并不奇怪。至于一个人的评价,“善知礼仪”是中国的优良传统。历史上的名人,其人生轨迹,往往不可避免地被后人用礼仪的道德尺度来衡量。作为一个著名的画家,石涛必然是这样衡量的。但是热衷于这种测量的人,通常都有这样一个缺点:——,“对人心无知”。在礼仪的尺度和线条勾勒出的历史人物的道德画像中,他们是不屑的,他们没有能力描绘出那个人物的灵魂形象。比如对于石涛和他与康熙皇帝的会见,他们无法想象在扬州平山堂的密室里有这样的对话,外人是不知道的。

据石涛的一个弟子说,老师晚年和他谈过很多次,但告诉他不要和别人人道,也不要写进任何野史笔记。对于后一种,弟子谨记在心,终其一生没有记载一个字。但是对于前一个,弟子虽然记在心里,却不小心失手,不知怎么就传到了现在。

据弟子说,石涛老师晚年回忆,谈话从老师的人生经历开始。

康熙:“老师,这里没有陌生人。我们可以好好谈谈。扬州那么多名人知道我为什么单独召见你?”

石涛:“圣意猜不到,臣真不知。”

康熙:“我猜你也不知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父亲是靖江王朱寿潜的第九个孙子朱恒甲?”

石涛:“不瞒陛下,是。”

康熙:“那么,你是明朝皇族的后代?”

石涛:“以前是,现在不是了。”

康熙:“这个怎么说?”

石涛:“在世界革命的时候,即使国家覆灭,大臣和和尚也不过三岁,浑然不觉。我只知道我跟着一个公公进了一个庙。大一点的时候听说那些事刚开始都是伤心的,但毕竟那些事早就成了过去的事了,和我和尚也没什么关系,也就没怎么在意。俗话说,过去的心是必然的。失传前,和尚是大明皇族的后裔。失传后,僧法名元极。除法名外,僧人名为大地子、老人、任、遗民、岳山人、襄垣稷山僧.名字只有皮囊,和尚心没有皮囊,只有行云流水,羚羊挂角。

1/812345678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