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1910:和土拨鼠一起生活

分类:主页 > 历史故事 >

东北1910:和土拨鼠一起生活
 

1911年正月,奉天(今沈阳)下了几天大雪,但人们还是冒着寒风,手里拿着黑色的死老鼠跑到了派出所(巡警室)。

他们将获得奖励。每只老鼠,不管是死是伤,都有七个铜币。短短几天,就捕获了25000只老鼠。但是警察觉得还是太少,宣传力度不强,奖金数额不高。

当时奉天的大街小巷都贴满了告示:老百姓抓了一大堆老鼠,送到公所。他们一手交货,一手交钱。不准他们刁难,不准他们扣分;每天抓到50只以上老鼠的,将获得——的特别奖,戴红花,敲锣打鼓,游街,打彩旗,写四个镀金大字,“捕鼠人”!

英雄!有了钱,就有了名字,还这么容易掐死更多的老鼠。于是从东北三省到京津,无数被老婆骂成失败者的男人开始崛起,人猫开始抢饭碗。有老鼠的地方就有人,有捕鼠人打架。

这一切都是因为一只土拨鼠。

土拨鼠,主要生活在蒙古、俄罗斯和东北地区。很普通很普通。但在1911年前后的东北,它突然成名,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因为它与东北三宝之一的貂有关。当时有人发明了一种化学药剂,涂在土拨鼠的皮肤上,经过一点处理,羊毛和颜色几乎和水貂一样,几乎可以造假。土拨鼠皮因其极低的成本和极高的利润迅速成为皮革市场的宠儿,价格在短时间内上涨了六倍以上。所以一切都顺理成章,商人的机会来了,土拨鼠的厄运来了。

大批猎人、准猎人、伪猎人加入了闯关东、追逐土拨鼠的行列。在人迹罕至的森林、山谷和草原上,有旱獭的地方,就有旱獭打架。暴发户的数量日益增加,土拨鼠的数量日益减少

少。

人生最大的痛苦是什么?钱摆在你面前,你却抓不到。这里有很多钱,但土拨鼠正在灭绝。然后呢?继续找,老弱病残。

然而,生病的土拨鼠是最可怕的,因为他们患的是瘟疫而不是感冒。受感染的旱獭行动缓慢,步履蹒跚。有经验的猎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一般都避免打猎。但是大量的移民猎人没有抓土拨鼠的经验,也有大量的伪猎人。蹒跚的土拨鼠是他们最好的狩猎目标,他们非常乐意关心这场瘟疫。他们把旱獭带回来后,就地剥皮,把肉煮熟。不仅解决了财力,还解决了粮食。吃饱饭后,他们笑着擦了擦满嘴的油,在血淋淋的鼠皮旁边睡着了。

1910年10月19日,两个移民猎人来到中俄边境小镇满洲里二道街的木店。他们原本是山海关内部的人,移民到130里外的俄罗斯西伯利亚伐木,还兼职杀土拨鼠。但是,前两天,和他们一起生活吃饭的7个中国人因病去世,俄罗斯人赶走了其他工人,把棚子、衣服、行李全烧了。这两个人不得不回家,继续从事土拨鼠生意。

第六天,两个伐木工人突然发高烧,咳嗽,抽搐,很快就死了。死后,他们的身体是紫色的。可怕的是,室友和房东也相继去世。

瘟疫开始了。土拨鼠是这种瘟疫的传播者。现在东北最好的生意不是土拨鼠皮,而是棺材店。衙门每天能收到几十份死亡报告,最高可达183份。

更何况春节快到了,一大批人要回家过年。病菌由他们携带,从中俄边境传播到哈尔滨、长春,再到整个东北。

谣言满天飞。因为东三省是大清国的繁华之地,努尔哈赤和皇太极都葬在这里。这给了人们一个特别的提示:这么多人死在“吉祥之地”,有必要吗

虽然东三省省长多次召开新闻发布会,但一再强调疫情应以权威部门发布的官方消息为准,人民群众不要听信、造谣。但是谣言和恐慌仍然像翅膀一样传播。

哪里有灾难,哪里就有谣言,哪里有谣言,哪里就有市场。家家户户都用桃花心木蝴蝶结,扎五色线辟邪。黄巾宗教出现在一些地方。只要你加入教会,每个人都可以送一条黄毛巾,包在头上,避免瘟疫。天亡,黄天立!人们相信这一点,但不敢反抗,但黄毛巾缺货。

一只土拨鼠扰乱了龙兴的土地。

很快,最高指示下来了,摄政王载沣下达指示:“采取严格的防范措施,以全国之力打一场漂亮的防御战,让土拨鼠在茫茫人海中颤抖。无论如何,鼠疫要封锁在京津地区之外!”

不是京津以外的人吗?很多人都很生气。但是京丰铁路上的列车还是全部停运,只有一级列车还在运营。一周后,所有列车停止运行,海关内外的铁路交通完全中断。车到山海关,所有客人隔离观察五天。患者或疑似患者将被立即送往医院强制隔离,货物将被暂时禁止进入海关。

但隔离是隔离,消毒是消毒,保护是保护,疫情还在疯狂增长。

经过中外专家多次论证,问题出在死者身上。当时《盛京时报》报道了一个疫区死人活人的故事:一个卖瓜子的病人边走边倒在路边,围观的群众冲了进来,不是救人,是抢瓜子。瓜子带有病原体,抢瓜子的人生病死了。

死的人越多,就越不能下葬,就这样露天堆着。尸体携带的病原体在空气中肆意传播,这是疫情最直接的原因。

挖深埋深是个好主意。但在2月东北,气温零下30度,地面坚硬如钢,没有大型挖掘机根本无法工作。最好的办法就是烧掉,放一把大火,把它处理掉。

但是普通人不同意:烧死人?笑话!我可以烧给你吗?连死人都没有!让一只小土拨鼠放倒,这太窝囊死了,现在还有模仿者,不可能!

政府派人去解释和沟通,

结果越解释,老百姓越不答应。如果去抢呢?你懂的,抢尸就是焚烧罪证,毁灭证据,会造成群体性事件。这事不能做。

什么都不行,还得钱说话。三天内火化,抚恤金、慰问金、赔偿金三金配齐,附带领导慰问;三天后,三金泡汤,领导不来,照样火化。家属们仔细一想,人都死了,争面子那是给大家看的,挣钱是留给自己的,大家好当然不如自己好。

辛亥年正月初一,哈尔滨城北公共坟地堆放着两千具尸体,上面撒满了煤油。顷刻间,这些尸体在大火中灰飞烟灭。

经过四个多月的战斗,横扫东北,波及河北、山东等地的鼠疫终于消失了,然而代价却是六万多人的生命。随之而来的就是全国性的爱国卫生运动。

在这场灾难中,清政府表现出的空前冷静让人刮目相看,帝国似乎迎来了新的曙光。可惜不久,四月初十,皇族内阁就成立了。继人和动物的战斗之后,人和人的战斗又开始了。半年后,龙兴东北的清政权画上了句号。

故事大全:标签大全

故事大全:热门故事

故事大全:推荐故事

友情链接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