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送业务

分类:主页 > 民间故事 >

发送业务
 

古时候,村里有个叫冯大泉的人。他心思很小,家里生活很滋润,但还是很讨厌别人挣钱。他一看到它就嫉妒,想尽一切办法想偷它。

这天早上,冯大泉在村外溜达。当他看到同村的张晓沟推着满满一车芦苇的时候,就问他为什么弄这么多芦苇。张说,他想织几套芦苇卖给建房的人,这样他就可以赚些钱。

冯大全听了,眼睛一亮。是的,这也是一种赚钱的方式。他怎么没想到呢?村子入口处水影河边的芦苇没有主人。谁爱割谁就割。如果他全砍了,谁想盖房子只能来他家买芦苇,他可以赚很多钱。

冯大泉开始了。他立即回到村子里,雇了十几个矮个子工人沿着水影河收割芦苇。连续干了半个多月,河边的芦苇都是他收割带回家的,堆在院子里像小山一样。然后,他一边指挥短工织芦苇,一边出去招揽生意。

不久,一位顾客来到门口。冯大泉带着这个人去法院看芦苇筐。他在想狮子开口要高价。但是那个人看了看芦苇篮子,转身就走。冯大全上前拦住,问道:“你不买?”

那人冷笑道:“芦苇叫什么?不要让人笑得前仰后合!你就像一个筛子。泥巴一定不能掉下来。能做到吗?”冯大泉也看到了,穷人不是用瓦片盖房子,而是在檩条上铺芦苇,在上面抹泥巴。他的芦苇太大了,所以上面的泥不必掉下来。冯大泉拦住了短工,气愤地说:“你们织什么芦苇啊?”你这样织,我扣你工资!”短工喊道,他们真的不擅长剪辑。

冯大全琢磨了一会儿,觉得里面肯定有猫腻,就去请教了一只小狗。张的小狗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停地说:“不会,不会,我真的不会教。如果我教你,我会饿死!”冯大泉掏出一两银子塞到手里。一只小狗勉强同意了。

我看见一只小狗挑了两桶水倒在芦苇上。等了半个小时,芦苇湿透了。张说:“现在可以补了,挑个软的就行了。”之后,他拍了拍手,准备离开。冯大泉惊讶地瞪着眼:“这样可以吗?”一只小狗点点头。果然,矮个子工人编的芦苇很密。冯大全暗暗恼自己:这不是给小狗一两银子吗?想起那两银子,他很心疼。

转眼就快过年了,冯大泉卖芦篮,扣短工工资,一分钱都没赚到。另外,他给了一只狗一两银子。冬天的大部分时间,对小狗来说是忙碌的时候。冯大泉眼前一黑,差点晕倒。

好在冯大全有点小聪明。当他的目光转向时,他很快想到了一个办法。

第二年冬天一到,冯大泉就雇佣短期工人收割水影河边的芦苇,并把它们堆在他的院子里。然后把短工裁了,想等客户来家里,就让他们把芦苇拿走,自己编芦苇。但等了几天,没人上门,真的让他很担心。

这一天,冯大全又遇到一只小狗,问:“你这个冬天靠什么为生?能赚钱吗?”张慌慌张张道:“我不能再告诉你了,不然你又拿走了。”说着,他转身要走。冯大泉觉得张小狗一定又找到赚钱的方法了,心里又痒痒的:好吧,你不告诉我,我一定知道!

第二天一早,冯大全早早地躲在狗家门前。不一会儿,一只狗把车推了出来。他一直向西走,走了七八英里后,他上了西山。半山腰,有两个岔路口,一个是继续上山,一个是绕到山后的山谷。张放下大车,拿了镰刀,背着绳子向山谷里跑去。

当张走到山谷时,他砍下了厚厚的荆棘。过了半天,他切下四捆牡荆放在大车上。他正推着车下山,冯大泉突然跳出来拦住了他。他笑着说:“张小狗,我跟着你!”

张狗没理他,推着车下了山。冯大泉追着他问:“张小狗,给我讲讲。你为什么剪垂肉?”张冷冷道:“我不告诉你。”冯大泉从口袋里掏出一两银子塞到一只小狗手里,说:“小狗,请告诉我。”张小狗只是笑笑:“说实话,这是你给我的生意。”

冯大全惊得眼珠子差点掉下来,惊讶地问:“什么,我给你的生意?”一只狗点头告诉他,今年的干旱让芦苇长得又细又小,根本补不上芦苇,把盖房子的人难住了。水影河边的芦苇被冯大泉砍掉了,张的狗在山上走来走去,才发现这荆条长到可以织成荆八了,还卖钱。这几天盖房子的人都来跟他订京巴了。他从早忙到晚。

冯大泉突然明白了,怪不得没人来买他的芦苇。狗能让京巴赚钱,自己也能做到。他拍了拍一只小狗的肩膀笑了笑:“谢谢你告诉我赚钱的秘诀,小狗。我赚钱的时候,请喝酒!”说完,他高高兴兴地下山了。

冯大泉立即雇了矮个子工人,把山谷里的荆棘全部砍倒,运到院子里,堆成一座小山。冯大全让短工编京巴。短期工一上手就傻了眼。不可能。

冯大泉得意地指示矮个子工人泼水。但是水吐了,过了半个小时,牡荆还是硬邦邦的,折起来就碎了。短工花了半天时间,刺断了很多,却有一半没补上。冯大泉没办法,只好又咨询了一只小狗。

张要了一两银子,冯大全只得咬牙送去。然后张小祖笑着对冯大泉说:“冯哥,谢谢你又给了我一笔大生意。问卷表

uo;冯大全气得干瞪眼,却说不出话来。

随后,张小狗就去教短工们编荆笆。他的诀窍其实很简单,先把荆条泡湿了,然后在火上烤一下,那荆条就任人摆布了。只教了一个时辰,短工们就会编荆笆了,张小狗吹着口哨乐悠悠地走了。冯大全在一旁越看越气,却毫无办法。

转眼又快过年了,冯大全一算账,还是没赚到钱呀。这大半个冬天,他光卖荆笆了,却没卖出去芦苇,场院里还有一大垛芦苇呢,那可都是钱呀。可现在的问题是,盖房的人用了荆笆,还要芦苇干什么?他家那一大垛芦苇竟然分文不值了!

冯大全正生闷气呢,张小狗忽然来了。冯大全生气道:“你来干啥?”张小狗笑嘻嘻地说:“冯大哥,我来接生意啦!”冯大全气得半死,嚷嚷道:“接啥生意?我自己都赚不到钱,哪有生意给你!”

张小狗却不生气,仍是笑呵呵地说道:“这快过年了,家家户户都要放爆竹啊。那爆竹可不长眼,要是蹦到你家的芦苇垛上,点着了芦苇,甭说你家了,全村人都得跟着遭殃。我老婆带着孩子回娘家了,我一个人没什么事,就帮你照看着点儿。不过,这大过年的,工钱可得多给点儿。”

冯大全本想把他骂走,可转念一想,张小狗说得也有道理。真要是芦苇垛引起了大火,他就要赔全村人的房子和财产,非得倾家荡产不可。这样看来,给张小狗的几个钱,真是小钱了。他只好咬了咬牙说:“行吧,我雇你到十五。”张小狗笑着说:“哥,谢谢你又送了我一个生意。”

冯大全恨得牙根痒痒,却毫无办法。他就不明白了,自己家的日子原本过得好好的,干吗去跟张小狗抢编苇笆的活儿呢?结果钱没赚到,倒惹了这一身的骚!

故事大全:标签大全

故事大全:热门故事

故事大全:推荐故事

友情链接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