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攻城�

分类:主页 > 民间故事 >

进攻城�
 

安史之乱平定后,山城姚宁仍被叛军统帅郭子仪的残部薛彪占领,他命令儿子郭进率军造反。

当军队到达姚宁城时,他们发现反叛分子抢劫了城外村庄的人和食物,那里没有食物可以收集。郭进迅速派人回去讨要粮草,然后率领军队进攻这座城市。

士兵们正要爬到墙顶时,叛军从上面挂了一排排枯萎的藤蔓,密密麻麻,又硬又难。他们不能不停地掏枪割刀。郭进命令弓箭手将火箭放入藤蔓中。葡萄树上的箭着了火,但在火蔓延之前,城里的反叛者浇了葡萄树,把火扑灭了。

郭进召集人讨论了很久,但没有想出解决办法,所以他围困了这座城市。当晚雨下得很大,山洪爆发,为军队提供食物的路线被切断。

天亮后,有人闯进营地,自称是义军军师何德。

贺德被押到寨中,口里说是两天没吃东西,头也不回。在他解释他想要什么之前,郭进给了他一些食物。城中叛军分为江湖帮和大陆帮。薛彪为首的江湖帮,本来就是个贼。而他是当地的进士,只是因为得罪了权贵,才加入了叛军。其他大陆帮派原本都是因为迫害而加入叛军的好公民。现在城里的粮食都被江湖帮霸占了,内陆帮和老百姓都在挨饿。大陆黑帮现在想被法院起诉。他冒着生命危险投降,只是为了送内地黑帮兄弟回家。

郭进缓缓说道:“既然这样,你就把想投降的人带出来。”贺德说:“内地兄弟虽然一心一意翻身,但毕竟参与了谋反,不确定能否得到朝廷宽恕。他们想请将军去市里代表朝廷宣布豁免令,让他们安心信任,安分守己。”

郭进请他先下去休息,然后召集所有的人讨论这件事。有人说不如趁机把何德当成毒蛇来杀。还有人说你杀了贺德,绝望的叛军就会为困兽而战。目前,谷物和草将被耗尽.当你听说粮草将被耗尽时,郭进会焦虑:“你必须在粮草耗尽之前攻破这座城市,否则军队将是不稳定的。”

他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说:“你不进虎穴,今晚就进城。”然后打电话给何德,同意他晚上进城。

半夜,郭进带领一群士兵来到大门口,看到门扇没有锁。他让一个秦冰人带一只狗来,把它放在门口。等了一顿饭后,狗跳了回来。郭进抚着狗的头,轻声安慰:“别怕,别怕。”他还命令自己的士兵:“放鸽子!”秦冰人从他们的背包里拿出鸽子,把它们扔到夜空中。鸽子悄悄地飞回营地。时间不大,营地里亮了起来。士兵们惊呼:“大营着火了!”郭进下令撤退。

天亮后,何德来打听他为什么站起来。郭进回答说,他已经到了城门,由于营地失火,他被迫撤离。当贺德问及何时再进城时,叹了口气,说:“让火闹一闹,我心里满是心事。”他让何德贤回去,决定了就派人送信。

过了许多天,才联系上何德。这一天,贺德又来了,二话没说,直接解开了自己带来的包裹。当郭进看到它时,他大惊失色。原来包裹是一个人头,是在战场上打过仗的义军薛彪。

何德曰:“薛彪在府中醉酒,被我杀死,江湖帮仍蒙在鼓里。一旦他们发现薛彪被杀,他们就会变成疯狗。不仅大陆黑帮会成为他们的鬼魂,城里人也会遭殃。将军,如果你不做决定,恐怕你会伤害人民。”

郭进的拳击案件:“老实说,军队已经没有食物了。我已经下定决心,只等那些进山找牧民的人回来,让战士们填饱肚子

贺德走后,的脸阴沉沉的,严禁宰杀牛羊。百姓疑惑,问:“将军不是刚说了,士兵要吃饱吗?现在怎么变了?”郭进冷冷地低声说:“刚才,现在就是现在。”这时,大量牛羊进入营地,总数达数千只。饿了一整天的士兵们都在眼巴巴地看着牛羊。

这些人聚集在郭进周围。他想说些什么,但他什么也没说。他叫军需官挑几只瘦羊来杀,熬成肉汤,给士兵们喝。结果每人只吃半碗就够了。军需官从汤锅里拿了一碗肉末给他。他把它倒进锅里,像其他人一样喝了半碗肉汤。

夜幕降临时,人们饥肠辘辘地走了。秦冰小组按照郭进的命令接管了牛羊,并把它们赶进了黑夜。

郭进带领队伍直入市区,却发现街道狭窄而空旷。在四处搜索的时候,十字路口突然亮起了火把,映出一排排躲在盾牌后面的叛军和屋顶上的弓箭手。贺德出现在巷子里,冷笑道:“郭将军,我绞尽脑汁才把你带进城来。”郭进平静地说:“你已经杀了薛彪,赢得了军权,对吗?”贺德大惊,问曰:“郭将军如何知道?”郭进道:“你给我看的薛彪头,是咸的。”何德道:“毕竟是郭将军。就像看着一场大火。好吧,我给你一个清晰的解释,这个策略的开始和结束,让你可以失去它。”

何德道,薛彪是个有勇无谋的人,这个造反派的实权早就落到他手里了。他催手下杀了薛彪,把薛彪的头摘下来腌了备用。他成功阻止官军用藤攻城后,想借此机会洗洗身份,即把抓去当人质,然后与的老子谈条件,谁能管政治,要挟郭老头。

皇上,下旨封他何德为此地之王,摘掉他叛逆的帽子。而要使这个计划成功,就必须引诱郭进入城。

他深知只有让郭进相信叛军即将内讧,才可能把郭进骗进城。于是,他绝食几日,去官军大营上演苦肉计,用城里叛军分成江湖帮和内地帮的谎言游说郭进。他上次差点就把郭进骗进城中,可惜大营失火,坏了他的好事。

郭进大笑道:“你知道那火是怎么烧起来的吗?那是我在城门前放了一只狗,那狗是苦心训练出来的,动作迅速,嗅觉灵敏,狗进去嗅到你们伏兵的汗味,就会报告我知道。我便让亲兵放鸽子,鸽子飞回大营,留守的士兵就按我事先的吩咐,放火烧了一堆杂草。我见到火光就撤了,放这把火是为了给撤回找个合适的理由,不让你怀疑我察觉了你的阴谋,好跟你继续演戏。因为这时我还未想出进城后破你埋伏的办法,就拖着你。你却急不可耐了,又抛出了薛彪头颅这一诱饵。巧得很,这时我找到了打破埋伏的办法……”

何德奸笑:“你的办法就是让士兵饱吃一顿牛羊肉,再让我宰掉吗?我的将士都善用短刃在巷子里贴身肉搏,你们用来野战的刀枪在这里根本耍不开。你的箭也射不穿我的盾牌。”

郭进冷哼道:“我不光有刀枪、利箭,我还有一支奇兵。亲兵队,快调奇兵上阵!”

城门口顿时响起驱赶牲畜的吆喝声和牛羊的叫声。官军闻声闪到街道两侧,几千头尾巴燃着火绒、角上绑着尖刀的牛羊洪水般涌来。牛羊被烧得尥蹄子狂奔,横冲直撞。埋伏在街巷里的叛军有的直接被疯牛豁死,有的被牛羊撞进旮旯胡同,挤成一团。有些人乱舞短刀短剑,却哪里招架得了官军从牛羊后面挥舞过来的长刀长枪,一个接一个倒地。

屋顶上的叛军弓箭手见状,被吓得队形混乱,弓箭都脱落了。郭进急令官军的弓箭手朝屋顶放箭,将上面的叛军大部分都射翻。剩下的叛军慌忙逃窜,非死即伤。

何德的腿上也中了一箭,见无路可逃,只得自刎。

故事大全:标签大全

故事大全:热门故事

故事大全:推荐故事

友情链接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