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生借马

分类:主页 > 民间故事 >

书生借马
 

乾隆年间,张德歙县下庄村有八位学者。文人都是八九岁,个个才华横溢。

有一年,一个叫胡太丁的新县长来到歙县。县长挺有野心的。上任后,他到各个村庄观察人民的感受,期待尽快取得一些成绩。同时县长还有一个问题:——喜欢在旅游的时候讲排场。无论经过哪个村庄,村里的书生都要出来迎接。秀才必须马上收拾,换上长袍马褂,去村里排队行礼,然后护送县长出村。

下庄村的八大文人很辛苦。官道在下庄村北的牌楼前经过。每次县太爷出去观察百姓的感受,这是必经之路。

每次迎送,文人都要从家里跑到北楼,再把县太爷从北楼送到南楼。延误几个小时,严重影响正常业务。

有一次,几个读书人扛着担子往田里送肥料,忽然听到锣鼓喧天的声音。他们放下包袱跑回家,换好衣服,冲到北门。谁知道,他们去晚了。胡泰鼎皱着眉头骑着一匹大马,很不高兴。县太爷的随从训斥学者,说他们不懂礼貌。学者挨了训斥,却只能跪在地上,气得不敢说话。

那年冬至,八个文人聚在一起喝酒。喝了三轮,他们开始总结:来年应该如何避免迎接县长爷爷?

他们进行了讨论,但没有结果。这时,杨秀才开口了,他放低了声音,把自己的想法都说了出来。学者们听后喜出望外,称赞杨秀才为“王佐之才”。

第二天一早,杨秀才代表下庄村的人才跑到县政府大厅与胡太丁见面,开门见山地说明了自己的意图:“下庄村的八位人才生活贫困,打算在隆冬积肥,来年丰收。考虑到大人最近不会去各个村子观察百姓的感受,我们想借大人的马去运肥料,一天就够了。"

胡太丁听了,顿时沉下脸来,没好气地说:“酸腐,酸腐,你种了地,积了肥,却去县政府借我的马。原因是什么?”村子里有很多马,为什么不借呢?"

杨秀才并不着急。他一字一句地说:“今年冬天下雪,来年将是丰收年。大人借给我马匹,我们就感激大人收割后的恩情,十里八乡就广为传颂。”

胡泰鼎一听,陷入了沉思。这时,师爷悄悄拉了一把胡太丁的袖子,胡太丁跟着师爷到了后堂。

师父问:“大人真的不愿意把马借给那些学者吗?”“胡说,你敢打赌?如果真的借马运肥,县里的面子是什么?”胡太丁生气地说。

师父说:“大人可知道,下庄村的八大才子个个都有才华,前途无量。如果他们来北京参加考试,也许会有那么多人成名……”胡太丁听了,连连点头,拍着师父的肩膀,连连称赞:“有道理,有道理。”

最终,胡泰鼎把自己的马借给了杨秀才。杨秀才磕头谢恩,说了些恭维话,牵马回下庄村。

后来文人把马拴在北边楼下的大核桃树上。他们按照杨秀才的计谋行事。因为他们通常迎接县长,他们穿着长袍和夹克,面对马的崇拜仪式。他们每拜一次,杨秀才就挥一鞭,狠狠打马屁股。这匹马被县长宠坏了。他们哪里受过这样的待遇,疼得瑟瑟发抖,四蹄情不自禁地跳起来,可就是

就这样,敬礼,上马,敬礼,上马,已经是大半天了。

第二天一早,杨秀才喂了马,把它带回县政府

直到胡太丁走近,学者们才慌忙向胡太丁敬礼。谁知那书生刚弯腰,胡太丁的马忽然似发了疯,撒开蹄子,狂跳不止,远远地跑开了。如果胡泰鼎看起来很强壮,他就会从马上摔下来。

之后胡太丁几次路过下庄,马就要疯了。胡太丁不是傻子。他很快猜到了原因,喊道:“一定是那些学者对马做了什么!嗯,我饶不了他们!来,把那八个人带上法庭!”

师父急忙拦住他说:“大人,我刚刚听到消息,昨天下庄村的八位学者写了一篇精彩的文章,赞扬大人慷慨解囊,借给他们马匹运输脂肪,这是一种仁者的行为。据说这篇文章已经呈送给了在的刘大人,而且刘大人很满意……”

胡太丁转怒而欢喜:“没想到这些人才有这样的打算,不要小看他们。未来一定有未来。”

师父向胡太丁建议:“师父不妨推舟沿河,将马赐与下庄村的士人作为赏赐……”

胡太丁琢磨了一会儿,挥手道:“那些读书人要的不是马,而是一套避免频繁迎客的礼仪。只是,从今天开始,这个礼仪是免费的。把那匹马给那些学者。”

“我的主人宽宏大量,前途光明,”主人急忙说道

几百年过去了,“秀才借马”的故事还在下庄村流传。